中国通信服务浙江公司 > 新闻动态 > 人民邮电报专访 首届“十大最美通信人”——王小峰

人民邮电报专访 首届“十大最美通信人”——王小峰

对王小峰的第一次采访,最后确定只能在首都机场到宾馆的车上进行。他的日程安排得实在太紧了,每个小时都有必须去做的事情:马不停蹄地转机,从沙特首都利雅得飞香港,再飞到北京停留一天,又要赶第三天最早的航班回杭州,幸好幸好,今年的中秋节他能和家人有一天短暂的团聚,随后又要飞回沙特。

”习惯了。”高高大大的王小峰笑嘻嘻地说,“每次回来都是这样的。”

”想家吗?”“当然想。”他掏出手机给我看,屏幕上是他可爱的双胞胎儿子。“35个月大了。”王小峰用浙江人独有的计算年龄的方式向我解说。

9年了,中国通服浙江工程公司沙特分公司副总经理王小峰,每次回国都这样来去匆匆,有时甚至一年也回不了一次。一边是沙特放不下的公司和事业,一边是国内的年迈双亲和年幼稚子,有多少牵挂,就有多少坚持。


最难得的是那种“适应”


9年前,在浙江工程公司福建办事处工作的王小峰听说公司要开拓海外市场,急需工程技术管理人员,他立即请缨赴沙特,成为第一批到海外打拼的员工。今天,当年100来号人的团队,已经发展到1000多人,拥有多国员工,而当年初创的那一批员工,大都已分期分批撤回国内,现在坚守在沙特的已不足10人,他们一次又一次放弃了申请回国的机会,而王小峰就是其中一个。

”为什么会有勇气到沙特这么一个遥远的地方去呢?”我问。“想去闯一闯,觉得是个机会,而且当时公司对海外这一块很重视。”王小峰没有说高大上的道理,当年的他,还不到30岁,对未来满怀憧憬,甚至来不及回家去看望一下年迈的父母,就直接从福建启程,登上了飞往沙特的航班。

”沙特的环境和国内相差这么大,去那边习惯吗?”我本来想听听他聊聊在异国他乡如何适应环境的细节,但是王小峰仍然只是笑嘻嘻地回答了一句:“还可以,习惯了。”

”还可以”,这三个字包含了对自然气候、饮食差异等硬环境的迅速适应,包含了对语言交流、人文习俗等软环境的悄然融入,也包含了对新工作、新市场的快速接纳与跟进。

然而,生活之外,工作上还有更艰苦的任务等着他去完成。初去沙特,公司接到的第一个重点工程是沙特华为STC 3G一期项目。年轻的王小峰毅然接受了这个让许多人望而却步的项目,顶着巨大的工作压力担任了该工程的项目经理,为了解工程信息和沙特当地的施工环境及流程,他每天都泡在沙特华为办事处追踪工程信息;在工程施工阶段,他更是和施工人员一起奋战在施工现场,参与项目实施,及时沟通信息,解决施工中的问题;在工程竣工阶段,他又是亲自到达每一个站点去检查、整改。最终工程项目顺利通过了STC的验收,这一经历也成为王小峰最宝贵的海外一线施工经验。

需要适应的不光是工程本身,陌生而又艰苦的自然环境中总有着潜伏的危险,考验着人的定力和能力。2007年年初,沙特公司实施直放站项目,王小峰和Interkey公司的同事一起去沙特的一个小村庄安装设备,回来时迷路了,四周都是一望无际的沙漠,车辆快没油了,手机又没有信号,无法向大本营求助。眼看着太阳一点点西下,他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和无助。幸好一队骑着骆驼的巴勒斯坦人路过,友好地送给了他们一些汽油和饮用水,还绕道带着他们走出沙漠开上回家的路。

2007年6月,沙特公司第一次接触西方电信爱立信设备商。此时的沙特正值夏季高温,刚被任命为沙特公司副总经理的王小峰,在凌晨沙特人第一次祷告时就会早早起床,准备一天的工作,并和施工人员一起顶着50多摄氏度的高温,在发烫的基站铁塔上拉馈线、装天线,晚上还和大家一起总结探讨白天施工中碰到的问题,安排次日的工作。最终赢得爱立信和沙特电信的赞赏,在沙特通信施工业界打响了“ZJ”的品牌。

2010年ITC FM项目,当王小峰与客户将各种商务和技术条款基本谈妥的时候,客户却突然提出了UPL价格需要作全面调整的要求。王小峰心急火燎地往客户那里赶,由于太匆忙,下车时他来不及环顾四周,一头撞到了旁边皮卡车的铁杆上,额头鲜血直流,同事赶忙拿出纸巾帮他擦血,并劝说他先去医院治疗,等医院回来后再向客户解释,但小峰不同意,决定先去客户处争取回转的最后机会,就这样用纸巾按着伤口去和客户会面。看着匆匆进来满脸是血的小峰,客户感到非常震惊和感动,最终UPL价格在血的见证下不再调整,ITC FM项目得到了顺利签订。

适应工作,适应环境,适应异域的种种陌生,还要勇敢地迎接挑战,王小峰的这种优秀素质,是他自身成长的基础,也是沙特公司的宝贵财富。


最难忘的是那些“收获”


我问王小峰:“在那边9年,最难忘的事情是什么呢?”

”当然是签合同了!”说起这个,王小峰笑得很开心。的确,近10年来,国内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价格被不断打压,利润空间每况愈下,但浙江工程公司在近10年的海外市场中却得到了快速发展,其中沙特公司又是最大的一块阵地,王小峰带领他的团队,从签订超千万元的项目合同到成功拓展设备商以外的业务市场,从签订超亿元的项目合同到成功签订海外运营商的总包项目,屡建奇功,使沙特公司成为中国通服海外的标杆和样板企业。

王小峰清楚地记得,第一个超千万元的大项目是在2006年5月,那是沙特华为3G的一期项目,当时沙特公司刚在4月份注册成立,一班人都是清一色的技术骨干,并没有什么市场营销经验。当时身为沙特公司总经理助理的王小峰,不仅负责工程项目实施,还挑起市场前端的重担。他一边主动与华为沟通交流,争取机会进行业务洽谈,一边又抓紧时间制作技术、施工方案,筹备人力资源。终于在最短的时间里向华为交出了第一份资料,也赢得了华为的首肯。这个项目的合同金额达到1112.72万元,成为沙特公司第一个超过千万元的项目合同。

第二个难忘的成就,也是重压之下的收获。2008年,华为公司在海外颁布了禁止与中资企业合作的指令。当时已是沙特公司副总经理的王小峰还身兼商务经理,必须带领经营团队想方设法去拓展设备商以外的业务市场。凭借执着和努力,他们最终从沙特Interkey公司处获取沙特电信直放站的工程项目。王小峰也全力投入到项目之中,不仅负责和甲方的协商、会谈,还亲自抓交付,组织安排方案设计、参与施工,每天的睡眠时间都不到5个小时。经过共同努力,试点项目最终获得甲方的高度赞赏,沙特公司终于度过了海外经营的最困难时期,闯出了一片崭新的市场。

第一次成功签订超亿元的项目合同是在2010年6月。王小峰回忆道,当得知上海贝尔有意和沙特公司开展ZAIN SNCP线路项目总包合作的时候,他敏锐地意识到,沙特公司又将迎来一次新的腾飞。他带领市场经营团队加快前进步伐,为了使用更快的网速与国内和中国通服香港公司交流,查阅香港资料,他经常工作到深夜甚至熬上通宵。当年年底,沙特公司与上海贝尔成功签订了沙特运营商ZAIN SNCP项目,合同金额超过2.3亿元,成功实现了沙特公司由分包向总包迈进的第一步。

2011年,王小峰团队参与了Mobily FTTH项目的投标。他们不仅要面对与华为、爱立信、ALSHARK、三星、韩国SK电讯等十多家国际跨国公司的同台竞争,更要应对客户经常就标书召开一系列的专题会议,特别是客户招标组决策团队成员之一的技术总监对沙特公司并不信任。但王小峰和他的团队还是执着地去进行拜访,凭借充分的准备,加上王小峰的专业素养和一口流利的英语,总监的怀疑消除了,沙特公司在十多家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成功中标。这一次签订的1.5亿元项目合同,是CCS与海外运营商签订的第一个总包项目。


最难舍的是那份“热爱”


技术工程师出身的王小峰,经过这些年的磨炼,在工程实施、项目管理、市场开发、商务拓展、客户关系等各个流程中都展现了过人的才华。我和他开玩笑,万一以后他回国,希望继任者有哪些品质呢?

”是热爱。”王小峰思考了一会儿才回答,“在这里工作,没有热爱,就很难坚持。”

凭着“热爱”,王小峰和他的团队,9年间做到了近10倍的收入和利润增长,2007年,沙特公司的业务收入为5517.7万元,利润为372.3万元;2014年,收入增长到了5.15亿元,利润为3090万元。在竞争如此激烈、工程利润不断下降的今天,获得这样的增长,整个团队付出了无法想象的努力。

当然,单有一腔热血也不见得能成功。在国外做工作,还有着许多无奈和无助,“在国内,有时候你可以动用各种力量去克服和解决,而在海外你真的只能靠团队、靠自己的努力去解决,至于艰辛和劳累其实都不是最主要的了”。

”对风险的管控能力也很重要。”王小峰非常认真地回答我的问题,“公司在沙特这样特殊的市场竞争,员工又来自多个国家,做工程和国内不一样,很多地方的低效率是必须有充分预判和估计的。”王晓峰说:“首先是对民族信仰的尊重,穆斯林每天要做五次祷告,这个必须尊重他们,有的工作我们就要先做一点。在沙特申请项目,审批流程也比国内长,对此必须有充分的预计。另外,在工程实施时,由于施工人员来自多个国家,有菲律宾人、印度人、巴基斯坦人……民族性格不同、习惯不同、工作效率不同,还需要做许多协调工作。”

个人的性格也往往成为在这个特殊市场取得成功的要素。沙特公司曾经的同事方丽全回忆说:“小峰有鹰一样的敏锐度,很多时候我们在讨论一个项目的时候,他往往能够看到更多的机会,有时候甚至我们都放弃了,他仍然坚持,并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他的第六感。他还有一颗比别人更加坚强的心,海外不像国内有强大的后盾作支持,遇到任何困难都要自己解决,碰到问题我们经常手忙脚乱,而他却从容不迫,总是能够冷静地寻求出解决办法。小峰有着与他高大身材不符的细心,不要看他人高马大,在平时工作上却是严谨认真,绝不出纰漏,在生活中,关心我们又像老大哥一样仔细。”

说起最高兴的事情,王小峰觉得还包括公司得到的荣誉越来越多,受到的关注越来越多。2013年,沙特公司成为Mobily FTTH项目最大的工程实施总包方和“年度最佳合作单位”;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前国家总理温家宝访问沙特阿拉伯国时,沙特公司作为中资企业的代表先后受邀参加接见活动;中国通信服务的高层领导到沙特,受到沙特阿拉伯亲王的亲切会见;中国电信集团、中国通服各级领导,以及浙江省政府领导、浙江省企业家代表团等先后前往沙特公司进行考察时,都会到沙特公司来看望大家,高度肯定公司取得的成绩。这些荣誉都让整个团队越来越热爱工作、热爱公司。


最难熬的是那些“乡思”


”我们团队都很优秀,但是最后的荣誉却给了我。”对于“十大最美通信人”的当选,王小峰一直很谦虚,“惭愧啊,本来我是要求按照一个团队来报的。”

第一批同去的开拓者们,绝大多数人都已经回国,面对一批批“战友”的离开,王小峰总能感受到些许的冷清和孤独,但是他非常理解这些同事。“我们最难熬的就是想家,特别是家里的父母年纪都大了,需要人照顾,需要儿女在身边,我们有很多同事,老人住院动手术都没有及时赶回家,甚至老人去世时都没有赶上见最后一面,这样的事情在公司很多,而这正是我们最痛苦的事情。”

家乡的人,家乡的情,家乡的风,家乡的味道,都是漂泊游子浓浓的乡愁。采访快结束时,我与小峰共进晚餐,特意为他点了一份“肉汁萝卜”,这是一道普普通通的浙江家常菜,王小峰却赞不绝口:“这个真好吃!”

王小峰对家人怀有深深的愧疚:2007年,刚去国外没多长时间,母亲急性阑尾炎发作需要动手术,弟弟在外地上大学,爸爸也在外地农场工作,家里无人照顾,当时的他没能回来;妻子怀孕,他从来没有亲自照顾过;双胞胎儿子生病,家里乱成一团麻,他也只能狠心咬牙登上回沙特的航班……

是走,是留?王小峰的内心也曾经产生过动摇。“事业和家庭好比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干好事业要靠家人的理解和支持,当你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之中,一定会有愧于家人的地方,但当你做好了工作、干成了事业,也一定会给家庭创造更美好的生活。”

最终他还是选择了留下,这一留就是整整9年,3000多个日日夜夜,他以旺盛的斗志和激情投入到工作之中,带领团队在沙特、科威特、阿曼、卡塔尔等中东国家不断开疆辟土,植根沙漠,寻找绿洲,使沙特公司市场业务得到持续快速的发展,成为中国通信服务在中东地区的桥头堡。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人民邮电报  

                                                                                                                     作者:晓雅